每次返鄉總是來去匆匆
因為在北部寂寞的日子
讓好友訝異
我怎麼每次回南部
待在家中的時間卻很少
不是"回家"嗎?
頂多睡覺的時候在家
頂多在家吃一頓媽媽煮的飯
然後又匆匆返回台北了

但其實
我還是會刻意留一天時間給家人
可能陪媽媽去逛逛街吃吃飯
也可能跟在爸媽屁股後面四處亂晃
就像小時候不想一個人一樣

南部下了好久的大雨
幸運的是
在我回去的短短兩天中
都是陽光露臉的好天氣



最近閱讀了瞿筱薇的《留味行》
李黎的《昨日之河》
郝譽翔的《溫泉洗去我們的憂傷:追憶逝水空間》
覺得巧合的是
都是在講家族記憶和歷史
都是從大陸移民過來之後發生的故事
前者踏上祖母逃難的足跡旅行
選擇以飲食味覺和旅途來建構當年的種種感受
而後兩者則是以文字深入童年剖析自己和過去
值得比較的是
李黎從小生長在雙親健全的家庭
《昨日之河》閱讀起來相對輕鬆寫意
但郝譽翔老師從小在單親家庭中成長
不斷的在島內遷移
沒有固定的居所
讓人窺見那六歲小女孩獨自躲在角落哭泣的模樣
直到今日仍存在郝老師內心角落
因此
《溫》書閱讀起來相當沉重與令人心疼

我在這個時間點
剛好選了三本類似的書籍閱讀
更讓人覺得家庭環境的重要性所在
相同的是
作家們從小生長的故鄉都在高雄
我才恍然大悟
我在追尋的不是什麼偉大的家族歷史
而只是我自己的原鄉
因為在異鄉
懷念故鄉
特別有感觸

第一張圖就是這趟回去
在我家後山上面拍的
大雨過後空氣清晰
能見度也高
遠方即是大武山和高屏溪流域
再將視野移至中景
那錯落的村莊與房舍
就是社區所在與林園工業區



還是喜歡寬闊的景色
讓人心胸寬廣些
全景雖然廣大
但不妨將視角切換成變焦鏡頭
以廣角端瀏覽完全景之後
可以選擇端詳局部
讓中長鏡頭的視角框住每個細節
都另有一番景致
就像美國知名攝影師曾說的
攝影就是
帶領我們在不攝影時
以攝影的角度看世界



而往往
回去不一定會去拍照
也不一定有時間
因為經過了這些日子
知道該珍惜眼前的人
我們應該要多花一些時間在互相關心互相傾訴之上
那是一種情感的經營
當然
偶爾遇到美景還是會忍不住停下腳步
若朋友們知道我對攝影的衝動與熱情
並縱容我一下
我還真的會十分感謝呢

就像聚餐時
好友們會同時拿回所有人要用的餐具
雖然多了好幾份
又要拿去還
但那是一種默契與照顧彼此的心意
我會坐在座位上笑著
被你們照顧著
是一種幸福
或許我不是個擅長照顧大家的人
但我總相信自己有別的優點是你們欣賞且喜歡的



就像在包廂闢室密談時
好友多年的默契
在說破時更讓人感動
我們盡全力地想釋出關懷
卻又怕表達的不夠適當
偶然自己丟出來的球
被大家一個個接住了
讓戲順利演下去
那是一種默契
應該也讓我們想關心的人
了解到我們想表達的
沒關係的
慢慢來
願意傾訴就是件好事
就算只當傾聽的人也好
我們總會繼續拋接
而親愛的好友
我們相信你也都會聽進去
然後消化成屬於你自己的方式



那些個夜裡
不論是在哪個場景
就算撐著傘坐在雨裡
想說的總是好多好多
想聽的也是好多好多
想見的人也好多好多
是不是捨不得離別?
我們還有多少時間?
可不可以讓我站穩位置
安心的在高空飛翔
或者
就降落在身邊

    全站熱搜

    toc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