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三月份回到高雄送奶奶最後一程的那天
坐在車上的我
一直想起龍應台在《目送》中的一句話:
「我慢慢地、慢慢地瞭解到,所謂父女母子一場,只不過意味著,
你和他的緣分就是今生今世不斷地在目送他的背影漸行漸遠。」

對於開始失去親人的階段終於來臨
面對死亡
仍然讓我悲傷不已
幾年前爺爺過世時
寫了〈死亡教育〉這篇文章
幾年後奶奶走了
那些關於童年時候相處的點滴
總會讓我憶起奶奶親手烹煮的水餃的味道
因為爸媽上班繁忙
只能請奶奶幫我和弟弟做便當
再請爺爺幫我們送到學校
即使長大後
互動並不親密
但是對於「失去」這件事情
我總是難以接受

又想起了書裡的這段文字:
「火葬場的爐門前,棺木是一只巨大而沉重的抽屜,緩緩往前滑行。
沒有想到可以站得那麼近,距離爐門也不過五公尺。
雨絲被風吹斜,飄進長廊內。
我掠開雨濕了前額的頭髮,深深、深深地凝望,希望記得這最後一次的目送。

我慢慢地、慢慢地瞭解到,所謂父女母子一場,只不過意味著,
你和他的緣分就是今生今世不斷地在目送他的背影漸行漸遠。
你站立在小路的這一端,看著他逐漸消失在小路轉彎的地方,
而且,他用背影默默告訴你:不必追。」

跪在爐門前
還是忍不住哽咽
彷彿一切不是真的
可以不要用火傷害我的家人嗎?
身體會痛
心也是


父母子女之間的緣分
與每位親朋好友之間的緣分
似乎只能彼此不斷目送
然後告訴自己要珍惜每次的相處時光

這次爸媽因為喝喜酒而北上
三人擠在我租賃的小套房
小套房其實象徵著我自己的空間
不管是實際生活
或是在台北我的模樣、我的「自我」

兩天兩夜
無法瀏覽太多地方
去了福隆的舊草嶺自行車道
周末的台北氣溫舒適
在丟丟銅的童謠陪伴下
穿梭於長長的隧道中
兩公里之後出了隧道口
視野豁然開朗
難怪大家這麼推薦這條自行車道
只是礙於時間、體力還有行程規劃
到此折返
連福隆海邊的自行車道也沒過去了
因為另一個主要行程是九份老街
只是假日仍然人潮洶湧
去年已寫過黃金福隆線的介紹了
在此就不贅述
有別於上次的晴空萬里
這次的九份又回復印象中的雲霧飄渺
要不是要趕搭車子下山
我想這裡的夜景應該非常迷人吧~
隔天則到新店碧潭走走
我個人也是相當喜愛來這散步
每次只要能看著遼闊的風景
感覺自己心胸就能更開朗
看圖說話吧~






































只是阿
爸媽回高雄之後
從我的空間裡帶走了他們的東西
藉著打掃與整理房間的動作
回歸原本的模樣之後
我卻發現自己似乎不像小時候那麼慌張了
依然過著屬於我自己在台北的生活
更獨立了點

從小到大
在不斷目送的過程中
不管是到外地求學或工作
總是會記得媽媽的眼淚
和爸爸的關心
總是希望下課的時候
能在校門口見到媽媽來接我的身影
或總是希望爸媽陪在身邊的時間能多一點
不要那麼快離開我
留下我獨自一個人
卻還是告訴自己要勇敢
其實習慣離開之後的生活
也可以過得很好

雖然很多事情
孩子總認為父母無法理解
沒錯
可是就連自己的愛人同儕朋友也不一定能理解了
怎麼能去苛求生長環境完全不一樣的父母
也必須用同理心去了解我們呢
只是父母子女來到這個階段之後
彼此關係正在和解之中
還有什麼比最愛你的家人更重要的?

有些路阿
終究只能一個人走



    全站熱搜

    toc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