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道為什麼
今年春天的花季開始後
許多現象總讓我有太多感觸
只是想在這裡澄清一件事情
關於「大部分的攝影人是自私的」這句話

從櫻花季的開始與結束
不管是武陵農場、大坑私人園區等等熱門景點
因為數位相機的價格平易近人與種類多元又普遍之後
愛拍照的人愈來愈多
於是媒體的大肆報導之下
衝景點的人也愈來愈多
在熱潮過後也能從報導中看見
植物被踩踏被折枝
或垃圾滿地等關於公德心問題的浮現
或為了拍照驅趕別的遊客
於是
開始在一些論壇或部落格有人開始說
「大部分的攝影人都是自私的」
為了取景美
而不顧別人的賞景權利
也不珍惜植物
讓他們來年有成長的機會
只為當下的美麗.....

這些沒有公德心的行為的確值得批判
但這種主觀的刻板印象
在以訛傳訛之下
真的有人就對我說出了這句話
「攝影人都很自私」
幸好長到這歲數
我還有點判斷是非的能力
於是當下我便回應
「那是人格問題與攝影無關」
真的愛好攝影的人
只會珍惜美景並尊重他人
而且在這普羅社會中
沒有公德心的人也不少
只是這些人剛好喜歡攝影
不管什麼領域都會有沒品的人出現
加上近年愛好攝影的人已成大宗
以比例看來
就會構成一種
「愛拍照的人很自私且沒公德心又不擇手段...」之類的負面形象
或許說不用因為幾顆老鼠屎壞了一鍋粥的不開心
但我卻發現
人的心往往會被蒙蔽
而且容易被多數的主觀想法影響著
我們是否該用客觀的態度看待一切
並學著看得更透徹一些
說出這種話的人
我想也沒多厲害
因為也太容易被牽著鼻子走了吧~
就像我上面所說的
把品德跟興趣搭在一起評判
這不是一件很不合邏輯的事情嗎?

畢竟
品德是品德
興趣是興趣
大家換個角度想即會明瞭
今天難道會因為愛攝影而變好人變壞人?
怎麼都講不通對吧~
品德教育需從小就從家庭教育與學校教育建立起
興趣只是從旁輔助的一種學習過程與價值觀的建立
(本人還稍微夠格談教育)
但只是看到許多人沒有評斷是非的能力
這的確也是需要教育加強的地方
不過這篇暫時不談教育了
只是上周末剛好拍完流蘇
突然又有感而發而已

因為真正的愛好攝影的人
是願意分享
也喜歡分享的
同時願意虛心學習
有能力也願意協助指導後進
而不是用嫉妒的態度去面對比自己好的人
再用自私的態度去對待同樣喜歡攝影的人
我相信大家一定相當認同
因為
當我在台大拍流蘇時
其實尚未到盛開的季節
校園裡零星的白流蘇花綻放著
廣大的台大校園中
每個角落都有可能出現一棵流蘇
甚至有可能花開的像覆蓋白雪般的美麗

於是
就有從大安森林公園騎單車的伯伯舉起他的小小白
在我身邊拍了幾張流蘇之後
對我說趕緊過去大安森林公園拍
那裏的流蘇更大棵且正盛開
重點是
下午的光線比台大人類學博物館斜前方的這棵棒
也問了我校園哪裡還有流蘇呢
彼此交流意見
這就是攝影人的愛分享

於是
我在文學院前找不到盛開的流蘇花之後
緩緩散步到台大圖書館附近
才發現
建築與光影更迷人
步道也相當有異國情調
這就是晴朗午後小散步迷人之處吧~
卻又遇見一位拿著高階DC的媽媽
不斷讚嘆著流蘇花之美
更願意彼此交換螢幕當中拍攝到的美景
這才發現
拿著10倍變焦相機的媽媽
拍到的流蘇特寫比我的D90+A16更棒
因為我的焦段最遠只有50MM
但她也覺得單眼拍出來的確畫質比較好
看著她的開心
趕緊跟她分享剛剛拍攝的地點
也許可以更靠近流蘇花

就這樣
不管是拿大砲拿一般配備或拿DC照相機
不分器材高下
我們真心為美景而欣喜
在台大校園走了一大圈
稍晚
我也來到大安森林公園拍攝
那裏的流蘇的確非常迷人
只是我來晚了
已無光線照射到
但有機會我會再去一次的
說了好多
四月雪白流蘇即將盛開
我想
到時候一定更美更壯觀吧~
請賞圖囉(圖多請見諒)



















































































































時序才接近三月底
就有如此美景可賞
實在非常喜悅
原以為接下來是五月雪油桐花
但其實百花齊放的春天
在這三四月間
南臺灣的木棉花與羊蹄甲更是接力熱力綻放
流蘇則以北台灣為主
很想拍出層層疊疊的層次感
但實在焦段不足(咦?還在提這件事XD)
拍攝的這天風大
所以有幾張我變放慢快門
營造劇烈搖晃的流蘇花有流動之感
而只能從正面欣賞的流蘇花
幾乎要遠觀才能見著全貌
所以也有幾張
我試著從背面拍
在耀眼的陽光下
在豔藍的背景下
不管任何景物
似乎都能跳脫當下環境
擁有自己獨特的色彩
我想
在四月來臨之後
我還會再去拜訪一次的
在此也跟大家分享囉~

    全站熱搜

    toc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