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這是個該衝刺論文的週間
但每當我用左腦寫論文時
右腦就會感性地抗議
很多感受就會冒了出來
靈感
稍縱即逝
所以即便
我得冒著交不出東西給教授看的生命危險
還是想寫些什麼
慰勞我那難得理性的靈魂



關於親情

總是會有許多深刻畫面
長存我心
也許是喜悅的任性的爭吵的抱歉的憤怒的....

來到台北之後
與家人相聚時間愈來愈少
每次總提醒自己要對家人愈來愈好

就是那麼害羞地
不敢太靠近
偶爾也會想起
小時候還願意撒嬌的時候
每次月考完
總期待爸爸趕快下班回家
雖然爸媽不是高學歷知識分子
但對孩子的用心教養
卻是長大後的我回頭看
深刻體會到的
所以爸爸總是回到家問我
考試考第幾名阿?
這時我就會很開心的說
第一名!!
即使現在的我總說
成績在我眼中不算什麼
但我知道
在那時代的父母眼中
孩子開心成長又可以保持好成績
是他們的驕傲

而現在
很少機會衝上台北的爸媽
趁著北上喝喜酒時
剛好台北台北攝影展也在星巴克展出期間
說想要去那看看
那是爸爸打死也不會去逛的西門町
這次
他們看著女兒的攝影作品
貼在咖啡店的牆上
首獎
爸爸悄悄地將手機舉了起來
喀擦
拍下我得獎的照片
我想他們應該知道了
女兒除了小時候考試可以第一名
長大後
雖然在工作在愛情跌跌撞撞
還是有其他地方可以讓他們驕傲......

於是
媽媽在知道我得獎後
從臉書連結到我得獎的頁面
從不會開機.不會拿滑鼠到會瀏覽網路再到臉書會按讚
但仍不會打字的媽媽
就這樣一個注音符號一個注音符號的敲打
最後還是拼不完全的留言在那頁面的ㄍㄨㄥ
我知道媽媽要對我說的是
「恭喜」
而爸爸
除了偷偷拍下照片之外
第一次到我的租屋處
仍然十分關心地
四處巡視張望居家安全
在一樓穿堂
在樓梯間
在陽台上



大家都說
我既像爸爸又像媽媽
我想
影響我最深的還是
遺傳了爸爸冷面笑匠般的幽默感
遺傳了媽媽感性愛哭的靈魂

是爸媽帶我北上時那夜
三人搭捷運晃到淡水走走
微微飄著雨的夜
有著像鄧麗君美妙歌聲般的素人肢障盲胞歌手
在廣場為大家演唱一首又一首膾炙人口的歌曲
同時進行募款
我們跟著人群圍成一大圈聆聽著她的演唱
媽媽則走上前將善款投入箱中
本以為媽媽會走回來
但她卻突然往河畔走
正覺得奇怪時
望了望冷靜的爸爸
那一刻我領悟了
也許那就是他們夫妻三十多年來的默契
爸爸懂媽媽的行為與個性
所以知道媽媽又是因為感動落淚卻不願被人看見
才走到河邊假裝看風景
但爸爸也體貼的不去打擾
就靜靜地等

也許兩人從年輕時就吵吵鬧鬧
到如今
孩子們都大了
或許不久後我和弟弟也都各有家庭了
但彼此之間深刻的情誼
卻是無與倫比的
愛孩子的心
也從未減少



所以我才認為自己會有勇氣
去面對兩個家庭
而愛情對現在的我而言
就像搭飛機時的心情
有段時間沒出國
會十分嚮往異地的美麗風光
但太久沒搭飛機了
卻很害怕搭上飛機後
在飛行時全程的忐忑不安
稍有一個動靜一股亂流一陣搖晃
我就無法安穩
會不會又得下降重飛了....
而抵達目的地後
景色是否不如期待
還是遠遠超乎期待



在友情之間亦同
一個人怕寂寞
所以喜愛走入人群中
但若發現
在那人群中
反而更寂寞了
又會懷念一個人的自在
或者想念起了以前階段的美好
或其他朋友的體貼與熟悉之類的

結論就是
真羨慕弟弟的淡然阿
要這麼多愁善感為啥呢~
好想跟他一起搭肩搖
(可能會被飛踢吧XD)

全站熱搜

toc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