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然慢慢理解
那些作家們
為什麼甘願離開繁華
長住在鄉野田間海邊
散文是感情的表現
能不能讓自己的論述
注入一些情感
為什麼論述得如此理性
我想偷偷地~
加進我的感性觀點



每個人有每個人的價值觀點
沒有那麼絕對的黑白是非
作家陳冠學長年住在大武山下的田園
日日觀看大山 日出日落 星辰夜景
以及許多的田間生態
作家杜虹則選擇將生命歲月寄託在恆春半島
因為她熱愛那塊土地 熱愛墾丁國家公園導覽員的解說工作
作家郭漢辰則離開台北回到屏東市的家鄉
擁有豐沛創作量的他
不怕被超越
只要自己能回到故鄉生活就好



在大家的眼中
田園、半島的生態
或者是市區的街景
日日不都一樣?
只有度假時
才想去到那裏放空一下
但從他們的文章裡
我們可以發現
天天都不一樣
這樣的生活環境
絕對豐沛了作家的文學創作能量
可能是故鄉的情感牽絆
可能是對自然生態的熱愛
可能是對大山大海的執著



當我發現自己
也常常在下班之後
獨自漫步在公館河岸旁
拿著相機
追逐著夕彩時
這時常拍攝的場景
往往是令我覺得毫無新鮮感的

怎麼還醉心於留影
原來
只要細心觀察大自然的一切
真的會發現
不一樣
每天都不一樣
晴天有晴天的藍與活力
黃昏有黃昏斜射光的氛圍
雨天有雨天的迷幻
當然雨過天晴又是另一番豐富的滋味了
大自然的畫布
就是這麼迷人
儘管
場景都一樣
但細節
不一樣



或許
愛上攝影
讓我可以安份地留在那鄉間
或許人還在繁華叢林
卻也漸漸發現自己
開始有不戀棧的勇氣
就像作家們以大自然和原鄉為精神糧食
熱愛賞景拍景的我
若能每日看著好山好水
相信絕對不會無聊~


    全站熱搜

    toc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